PET扫描已经被用于说明快乐和悲伤不仅仅是同一皮层位置的两种相反的反应。相反,这两种相反情绪会在大脑截然不同的位置造成最大激活(George et al. , 1995)。

PET扫描还被用于两种情绪体验对大脑的影响,一种是内部刺激(个人的情绪性记忆带来的行动),一种是外部刺激(让个体观看一部动情的电影)(Reiman et al. , 1997)。

这些PET扫描使得研究者可以区分大脑中那些与情绪刺激源无关的激活和那些依赖情绪体验带来的特定刺激的激活。

例如,在电影引发的情绪中,杏仁核的激活要强于记忆引发的情绪中的激活。

研究者还试图解释为什么会出现这种不同–PET提供了大量的事实,就差一个统一的理论了。


参考资料

  • 心理学与生活 理查德·格里格 菲利普·津巴多 人民邮电出版社

Copyright  2013-2017 浙江明晰科技有限公司 mr68.com| 版权所有
备案号:浙ICP备17056159号

44 queries in 0.077 seconds.